当前位置:小鱼儿玄机1站开奘结果 > 次递归性 >

句法结构的语义层级性

  删除] 113.1.2 动词性定语的偏正结构 定语由动词充当的这类偏正结构,根据动词与定语是否构成配价,分为两种 情况: 3.1.2.1 中心语为配价成分 这类结构由述宾结构变换而来,中心语是动词定语的受事,是配价成分,而 施事被隐含,述宾结构变为了指称结构。从语义上来看,中心语仍是语义中心, 而定语由陈述义变为限定义。如: 说的线 中心语为非配价成分 这种结构与上面一类不同的是中心语不是配价成分。但是从语义上看,中心 语多表示处所、时间、工具等,而这些非配价成分与动词搭配时,一般隐含了施 事或受事,动词定语也由陈述义变为限定义。如: 说的时候 去的地方 挖的铲子 盖的被子

  的铲子 (隐含受事) 3.1.3 简单偏正结构与相关结构的变换 句法结构中结构成分的语义地位不是自主的,而是受句法结构关系制约的。 相同的语义成分,在不同的句法结构中,其语义地位也就不同。一个最直接的表 现就是某个句法结构的结构成分移位或添加虚词,变换成另一种结构后,其结构 成分的语义地位也往往随之而发生变化。 3.1.3.1 主谓结构偏正结构 主谓结构通过移位或添加虚词变换成偏正结构,各成分的语义地位也随之发 生变化。如: 学生讨论——学生的讨论 (谓语变为中心) 讨论的学生 (主语变为中心) 12杜鹃花漂亮——漂亮的杜鹃花 杜鹃花的漂亮 3.1.3.2 与述宾结构偏正结构 有些述宾结构,移位变换或添加虚词后变成偏正结构。但是变换后各项的语 义地位发生了变化。如: 写信——写的信 (宾语变为中心) 删除文件——删除的文件 (宾语变为中心) 文件的删除 (谓语变为中心) 这两个例子中,在述宾结构中原本充当中心的动词,变换成偏正结构后其地 位就发生了变化,而原本处于非中心层的宾语,则变成了语义中心。 有时候还可以分化歧义。如: 烤红薯——烤的红薯 出租汽车——出租的汽车 原本存在歧义,当我们将其进行语义地位转换后,歧义也随之消除。 3.2 复杂偏正结构的语义结构层级 复杂偏正结构,内部包含有多重结构层次。根据句法结构的递归性内部呈现 多个结构,因此其语义结构中各个语义角色则可能出现在不同的述语结构中,关 系从句也可划分为多个语义层次。就象英语中的定语从句,可以无限修饰,而其 修饰的中心可能已经发生改变,故而导致出现多个述谓结构,语义层次发生了变 化。例如: longhair whom he married schoolwhich lies Pennsylvaniawhich belongs America.(which 上例包含了三个定语从句和一个后置定语。这些定语成分都可以单独作为述谓结构,每个述谓结构处在不同的语义层次中。各个语义角色在不同的语义层级 中充当的角色不同。如the girl 在a)充当主语,即施事,在c)中充当受事。因此该 13句包含有多层语义结构,而且这种语义层级还可以继续延续下去。 longhair girlwhom) He married schoollies Pennsylvaniabelongs America.下面来看在汉语中这类结构的语义层级表现。 3.2.1 定语由结构构成的复杂偏正结构 定语可以由联合结构、偏正结构、述宾结构、述补结构、主谓结构、介词结 构充当构成更为复杂的偏正结构。 3.2.1.1 联合结构定语 联合结构充当定语,各个结构成分的语义地位平等。但是当中心语既能充当 联合结构的中心语,又能充当距中心语较近的那个联合结构中其中之一的中心语 时,其结构层次就变得复杂,且容易产生歧义。如: 老师和学生的课本 结构层次是: 老师和学生的课本课本(老师和学生)的课本 老师和学生的课本课本 学生的课本 老师和(学生的课本) 这两种划分代表两种理解,如果根据不同的语义层级去理解,找出谁处在语 义中心地位,就不会出现歧义现象了。处于定语位置的若是“老师和学生”,那么 “老师和学生”共同修饰“课本”,而定语中“老师”、“学生”处在第二层级上。 整个结构仍然是偏正结构。 若把“学生”理解为“课本”的定语,那么“老师”与“学生的课本”共同 构成联合结构,“老师”、“学生”处在不同的语义层级上。整个结构就变成了联合 结构。因此语义中心地位理解的是否正确,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整个短语整体意义 的理解。 143.2.1.2 偏正结构定语 由偏正结构作定语构成的多重结构最为常见。多重定语层层修饰,构成了语 义的多层。这类结构语义层次与其顺序有密切关系。认知语言学的距离相似性原 则,就强调语义上的亲疏远近是语言成分距离远近的决定因素,排列距离越接近, 语义关系越密切;排列距离越远,语义关系越远。 朱德熙先生(1982)归纳出定语的次序:如果几个定语都不带“的”,定语的一 般顺序为:领属性定语>数量词>形容词>名词 ;如果带“的”,那么带“的” 的定语在不带“的”的定语之前。 袁毓林先生(1999)从朱德熙先生(1982)的粘合式偏正结构和组合式偏正结构出 发,考察了多重定语以及多项定语的排序问题,结合定语的语义类型的排序原则: 时间>形体>颜色>质料和功能 (>读为“先于”)。 不管从哪个角度分类,定语的语义层次主要看各个定语与主要中心语的距离, 距离越近,语义优先凸现。如: 大红花 花红花大红花学生的新宿舍—— 宿舍 新宿舍 学生的新宿舍 海水的蔚蓝的颜色—— 颜色 蔚蓝的颜色 海水的蔚蓝的颜色 这几个例子属于名词性偏正结构定语,谓词性偏正结构同样遵循这个原则。 新出版的图书——图书 新出版 新出版的图书 非常勇敢的孩子—— 孩子 非常勇敢非常勇敢的孩子 偏正结构作定语时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当充当定语的词与词之间也可以组成 偏正结构,那么这是就存在歧义现象。如: 可怜的孩子的母亲 a.可怜的孩子的母亲 母亲 孩子的母亲 可怜的(孩子的母亲) b.可怜的孩子的母亲 母亲 孩子的母亲 (可怜的孩子)的母亲 两种结构都是偏正结构,前者是中心语为偏正结构,后者是定语为偏正结构。 两结构中“孩子”所处的语义层级明显不同。 153.2.1.3 述宾结构定语 这类偏正结构的定语由述宾结构构成,中心语可以是述宾结构隐藏的施事, 也可以与述宾结构无关。当中心语是述宾结构的施事时,施受动同现在该结构中, 述宾结构处于降级语义结构中。如: 看书的学生 看书的学生这个结构可以变换为主谓结构,变成主谓结构后,其中,中心语是动词的配 价成分。“学生”在两层语义结构中担当不同的语义角色。既充当“看”的施事, 又充当“看书”的中心语。 当中心语中心语不是动词的配价成分时,定语隐含施事,属于降级述谓结构。 中心语可能是述宾结构述语的工具,也可能是述宾发生的时间、地点。这时语义 结构同样为两层。如: 看书的地方

  看书的地方 “看书”一定存在施事,“地方”只是看书发生的场所,如果没有施事,也就 无所谓场所,因此这个结构中存在两层语义。“地方”在语义结构中,处于先一层 次,“看书”处于第二语义层级中,这与结构成分的语义地位不一样。再如: 开门的钥匙—— 钥匙 门的钥匙 开门的钥匙 下象棋的桌子—— 桌子下象棋的桌子 这里存在一种特殊结构,当述宾结构中的宾语与整个偏正结构的中心语之间 若存在领属关系时,且偏正结构的中心语为有生命的人或物,则会产生歧义。如: 告别了山村的孩子 将“告别了山村”看作是“孩子”的定语,这是结构为偏正结构,语义层级 16将“孩子”与“山村”看成一个一级语义关系时,这个结构为述宾结构,述 宾结构的施事被隐含,语义层级仍为两级,但层次不同: 山村的孩子

  3.2.1.4 述补结构定语 这类偏正式结构由述补结构作定语构成,其中的述补结构可能为组合式述补 结构也可能是粘合式述补结构,还可能是双核结构。述补结构,补语的作用就是 “在于说明动作的结果或状态”(朱德熙,1982),是对动作行为的补充说明,从这一 层意义上看,补语就是属于从属地位,处于动词的下位,若补语后又有宾语,则 该宾语处在更下位,述补结构中的谓核也降级为从属性语义。如: 粘合式双核结构: 喝醉的汉子—— 汉子喝 汉子醉 打破的杯子—— 杯子打破杯子

  打杯子 杯子破 这种粘合式述补结构充当定语的偏正结构可以变换为述宾结构,其中的中心 语是施事或受事,是配价成分。作定语后述谓结构变成指称结构,而谓核变成限 定性的附属语义。 当中心语不是配价成分时,定语是隐含“施事”或“受事”的述谓结构,定 语降级为限定性语义,指明中心语的性质。如: 述补结构为组合式时:喝得满脸通红的家伙—— 这家伙喝(酒) 这家伙满脸通红 脸通红 这个述补结构中又含主谓结构,是一个降级述谓结构,含有三层语义。偏正 结构提取了述补结构的施事,以施事作中心语。述补结构加“的”,则将表述结构 关系化为指称结构。 3.2.1.5 主谓结构定语 这类偏正结构的定语由主谓结构构成,其中主谓结构中的谓词,也是支配或 修饰偏正结构中心语的谓词。而整个主谓结构由描述变成了指称功能。 17结构中的中心语恰是主谓结构支配的受事或修饰的中心,施动受三者同时出 现在结构中,也可以不是主谓结构支配的受事成分,即非配价成分。如: 中国人实现的小康(中心语是受事) 一种空间很小的感觉(中心语非配价成分) 身体健康的青年(中心语是修饰中心) 我离开的时候,(他正在看电视。)(中心语为时间) 3.2.1.6 介词结构定语 介词结构是指由介词介引的结构。充当介词宾语的可以是体词性结构,也可 以是谓词性结构,句法结构有差异,语义结构也有差异。 a.介词宾语为体词性结构 体词性偏正结构大多能够作介词宾语,如: 关于这本书的出版 对同学的意见 但是当偏正结构的定语为表人的名词,中心语既可以为动词也可以为动词的 对象。这类格式中表人的定语既可以充当施事,也可以作受事。在这个结构前加 上介词“对”、“对于”、“关于”等时,导致施事与受事处于不同的语义层级中, 产生歧义。 袁毓林先生(1992)对这种名词进行了研究,他认为这类 NP 中都是包含降级述 谓结构的名词,比如“技术”指人在生产劳动等活动中积累起来的经验,它的语 义结构可以表达为: 技术:经验

  那么比如“对鲁迅的研究”,当“鲁迅”为施事时,“研究”的对象即受事是 18鲁迅以外的人或著作;当“鲁迅”为受事时,“研究”的施事是别的人,结构中隐 含了这个施事。“对鲁迅的研究”可以理解为:别人对鲁迅的研究,还可以理解为 鲁迅对某物的研究。 介词宾语是谓词结构:述宾结构、主谓结构、述补结构都可以作介词宾语,如果不按照谓词结构作 介词宾语的情况来看,那么中心语又是袁毓林先生归纳的那类NP 的话,那么这个 结构也是有歧义的。如: 对同学提的意见 可以理解为:别人给同学提出意见;还可以将“同学提的意见”看成一个偏 正结构,“对”来介引这个偏正结构,那么这时可以理解为:关于同学提出的意见。 但是在这里,我们将谓语结构看成介词宾语来作偏正结构的定语,那么这时就没 有歧义。“对同学提的意见”,就理解为上述的第一种理解。 如果偏正结构中心语不是袁毓林先生描述的二价名词,那么介词宾语作定语 的偏正结构就不存在歧义。如: 当老师重复第三遍的时候 3.2.2 中心语由结构构成的复杂偏正结构 体词性结构和谓词性结构都可以作中心语,体词性结构作中心语主要指名词 性偏正结构作中心语,这在上节中已有所论述。这里主要讨论谓词性结构作中心 语构成的复杂偏正结构。常见的谓词性结构有谓词性偏正结构和述宾结构。这时 的谓词性结构的谓词性减弱,由陈述其变换为了指称结构。 3.2.2.1 中心语为谓词性偏正结构 先看例子: 大家的不理解(我很恼火)。10) 通过考察,我们发现这类结构中谓词性结构多为否定性状中结构,但语义第一层为偏正结构,定语修饰第一层语义。 193.2.2.2 中心语为述宾结构 11) 我的学会了煮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 12) 委员会的批准参加(给了他莫大的安慰)。 这类结构中心语为述宾结构,谓词结构的陈述变为指称,语义层级与一般偏

http://syn992.com/cidiguixing/319.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25??【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