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发彩票官网 > 词典学 >

“《康熙字典》暨词典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侧记

  乡土农民既有观念和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中研究者观念的碰撞,结果还难以预料,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农民不再仅仅是学术研究的对象,他们开始成为学术研究的参与者、组织者。

  日前,“《康熙字典》暨词典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山西阳城北留镇皇城相府召开。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九、第十届副委员长许嘉璐出席会议,包括北京大学著名教授郭锡良、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李建国、四川大学著名学者赵振铎在内的上百名学者云集太行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共同探讨《康熙字典》的学术价值和词典编纂方面的专业问题。这一现象本身就充满了文化意味。

  “这是一个由中国农民发起并协助举办的高水平国际学术会议。来自多个国家的著名学者,包括国内训诂学、词典学领域中的顶级学者会聚到一个山区的乡村,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谈及本次会议的特点,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副会长,北师大辞书研究与编纂中心教授朱小健先生说。

  国际级的学术会议往往选择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大都市,这在国内几乎成为通例。即使是专业化很高的国内各级学术研讨会,因其“阳春白雪”的定位,也多与乡村无缘。但此次学术研讨会,不仅举办地是在中国山区的乡村,资助者和承办者,甚至是发起者,也都是中国的农民。朱小健认为,在国内,具有这种特点的会议可以说是唯一的,这也标志着中国新农村的文化建设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可能是本次学术会议文化碰撞的第一个层面:乡土农民的既有观念和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中研究者观念的碰撞。这一碰撞带来的结果还难以预料。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农民不再仅仅是学术研究的对象,他们开始成为学术研究的参与者、组织者、推动者。因此,其碰撞的效果必定是积极的。

  开幕式上,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李建国认为,本次会议将是一次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会议,而文化碰撞在会议上的表现十分鲜明。在词典学研究领域,不同地域的学者,其思维形式差异明显。朱小健认为,欧洲学者更侧重于词典编纂学学理层面的研究,更侧重学术概念,定义的精确性、基础性;而中国学者在关注学理层面问题的同时,更重视具体词条的解释和应用问题。他认为,这种差异,这种碰撞,不仅扩展了学者们的研究视野,刺激了不同观念之间的交锋,同时也为学术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这是文化碰撞的第二个层面。

  “你不能让学生天天搬着15斤重的字典学习。”大会开幕式上,许嘉璐如是说。普通字典与一般学术专著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必须为最广泛的读者服务,因此许多学术性的探讨不能纳入到字典当中去。字典不能无限放大。

  字典的解释必须让人能看懂,但包括《现代汉语词典》在内的一些工具书,有些字的解释就让人无法看懂。许嘉璐特意以语文出版社出版的《现代汉语规范字典》中“天”字的第一个意项“日月星辰罗列的空间”为例说明,一个有着河南口音的孩子如何准确念出这个复杂解释的字音?同时,为了认识一个简单的字,要认识多少个复杂的字?简单问题复杂化,这是一些字典存在的问题。事实是,许嘉璐就是这本字典的顾问,而他的一些观点当时就遭到了北京大学教授郭锡良的反诘。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语言交锋,为会议增添了学术争鸣的气氛。

  许嘉璐还认为,现代字典的电子化、网络化趋势明显,传统辞典的编纂要注意与新的技术形式相结合。学者研究的案头准备工作不会发生变化,但准备的过程是会变的,新技术的采用会改变学者搜集资料的过程。同样,词典的形式也将会发生变化,更加小巧、方便、有效的电子词典,会更快地为公众所接纳。

  许多学者都坚信,传统的训诂学、音韵学、释义学,在新技术的支持下,会焕发出新的青春。传统学术思想中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正等待着研究开发,这些新的研究成果都会及时纳入到词典编纂工作中去。新的词典将会更加准确、有效地服务于公众需求。

  《康熙字典》是以明代《字汇》和《正字通》为蓝本编纂的。清朝初年,由于此前的诸多字书疏漏太多,不太符合实用,于是清康熙皇帝亲自下令编纂一部新的字书。此书起始于康熙四十九年(公元1710年),于康熙五十五年(公元1716年)编纂完成。《康熙字典》由康熙皇帝亲自任命大学士张书玉、陈廷敬为总阅官主持其事,任命翰林院侍读、修撰或编修共27人为修纂官进行修纂,历时6年。

  对于《康熙字典》历来毁誉参半。赞之者,因为它是封建王朝字书的集大成者,共收字47035个,对汉字检索部首进行了重新规划,方便了检索,并大量吸收了前人在音韵学、训诂学、释义学等领域的成果。事实是,自《康熙字典》刊行后,直到1915年的《中华大字典》编纂后,收字才超过了《康熙字典》。但《中华大字典》,还有其后更广泛为人所用的《新华字典》的编纂,都明显受到了《康熙字典》的影响。但毁之者也指出,其书错误太多,在注音、释义等多个方面存在着明显不足。

  由于《康熙字典》自身的局限性,使得此书的公众关注度并不高,很多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都未必使用过《康熙字典》。那么如何看待对其进行研究的公共价值呢?对于此,朱小健认为,对《康熙字典》的关注更多地集中在学术领域,是少数专家学者的问题,这十分正常。普通公众知道这部字书足矣,不需要特殊的学习了解。但《康熙字典》在编纂中一些积极有效的方法,一些在训诂学、音韵学等领域中的成果,必然会被吸收到当代词书的编纂过程中,有效推动词书的编纂工作,从而为公众提供更为准确、方便、有效的学习工具。这是这部字典服务于公众的方式,也是学者研究公共性的最好诠释。

  事实是,对《康熙字典》的修订工作正在进行中,新版的《康熙字典》会以全新的面貌与世人见面,并可更好地服务于公众的文化需求。

http://syn992.com/cidianxue/10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12??【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